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医妃难当:这个郎中不一样_ 第一百八十七章 线索不是真线索-

时间:2021-04-28 16:0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辞舟小说医妃难当:这个郎中不一样 第一百八十七章 线索不是真线索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这种让人看起来高些的垫子,自己也有用到。

    但是她为了防止意外露出,专门把那垫子缝在了鞋底,这样一来,哪怕把鞋子倒过来,东西也不会掉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阿赏的鞋子,里面的垫子是可以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显然这鞋子她经常会穿到,所以没有专门缝制上去。

    那她穿这鞋子要干什么?

    这鞋子的本意是让人看起来高上许多,她为什么要让自己高一些?假扮?

    苏衍歌拿着鞋子沉思着。

    陆之安看到她一直沉默着不说话,知道她在想事情,也没有打扰,而是也缓缓蹲下身子在她旁边,拿起另一只鞋子仔细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彦可有什么看法?”陆之安转头看着苏衍歌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鞋子的作用应当是伪装,但是至于伪装成谁…要做什么,就…不是很清楚了。”苏衍歌想了想还是把心里想说的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若是从身高上来看,应该是想把自己装扮成男子,才会用到这种垫子。”

    陆之安翻看了一下手里的鞋子,然后把鞋子放在地上,偏头看着苏衍歌分析的的鞋子,然后把鞋子放在地上,偏头看着苏衍歌分析道。

    这话本来只是普通的分析,但是落在苏衍歌的耳朵里只觉得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自己最初的想法也是装扮成男子,这话虽说说者无心,但她却听到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心里莫名的就突然紧张了一下,自己会不会也有被拆穿的那一天?

    不过看到陆之安只是一脸认真的分析当下的事情,并没有注意到她突然紧张的小动作,于是苏衍歌心里连忙调整好。

    眼下的事更为关键,陆之安应该也没空注意到自己吧,苏衍歌心里安慰着,调整好心态,回答到:

    “我觉得王爷分析的有理…她应该是为了装扮成一些样子,特别是跟自己有反差的身份才会用到这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个凶手,可能就是这个叫阿赏的丫鬟?”风褚九也是注意到了他们这边的动静,静静的听他们分析完以后说出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的。”苏衍歌点点头:“她对那个受害的小侍卫一直强调要说自己是男子,如今结合这鞋子的事情,这个逻辑是推得通的,确实是想对我们混淆视听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侍卫也说了,分明是男子,这又怎么解释?是那小侍卫撒谎,……还是说他真的就是男人?”谢青暨站在一旁听到这些话,也是忍不住分析起来。

    “声音也有人可以伪装,只要压低些嗓音,可以蒙混过关…而那小侍卫当时又处在紧张的状态,听错或者是感觉上有误差,也是很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如今看到这鞋子,苏衍歌心里就觉得那凶手就是阿赏,所以她的伪装也都是可以解释的通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替她而死的那个尸体是柳月的?刮花尸体的面貌就是为了掩盖不是她的事实?”

    陈云熙默默听完分析,也是说出自己的见解,毕竟她去查了这个柳月的身份,觉得跟尸体是对得上号的。

    “可现在问题是…那尸体跟柳月的特征有一点对不上,就是最后补充的那个特征。”

    苏衍歌此时把鞋子放在地上,站起身,看着陈云熙,缓缓说道:

    “那尸体的脚底并没有这个特征,而且也没有丝毫被削毁过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陈云熙也是有些意外的,看着苏衍歌。

    毕竟在他们的心里都已经认定了尸体,就是柳月,就是柳月替那丫鬟阿赏死了,是个顶替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怎么特征就对不上了呢,若是对不上就说明她不是,那如果不是柳月又去了哪里,那这尸体又是谁?

    “其实我在想,最后补充的线索会不会是假的?”陆之安垂了垂眸,接着抬眼看着苏衍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排除这个可能。”苏衍歌比较认可他的怀疑,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毕竟这线索补充的太过突然,这种特征也算是比较明显,亲生父母怎么可能会把这么重要的特征给遗忘掉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我们当时问过当地的衙门,为什么这条特征最后才补充…”陈云熙听到他们二人的对话,也是往前凑了凑解释说道:

    “衙门也给出了解释,柳月的父母前两天才去补充了这个线索。

    原因是…这特征是在脚底,他们也只是在柳月小的时候记得比较清楚。

    而柳月姑娘渐渐长大,比较回避父母,所以他们也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过,于是就慢慢遗忘掉了,毕竟这个特征也不是在明面上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说这个理由也可以成立,但是我有一点比较奇怪…”陆之安微微皱了皱眉抬手泼着下巴,似乎是思考着什么东西:

    “不是说柳月姑娘智力有损,难道还会在意这些东西吗?若她如同小儿智商,还会在意旁人的眼光吗?

    她又怎么会懂得回避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安王爷这个疑问我赞成。”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江尘渡,此时也是插了一句:

    “当时我看的告示写的清清楚楚,说是柳月姑娘的脑子不太好使…”

    当他说到“不太好使”这几个字的时候,苏衍歌连忙转身,眼睛微微眯了眯,似乎是暗示着他什么。

    江尘渡连忙改口:

    “是这姑娘的智力不太好…不是说这温家的二公子温桐,情况也差不多吗?!

    不过毕竟我也没见过什么二公子,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子,但是既然都差不多,那温桐的智力行为是如何,柳月应该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江尘渡耸了耸肩,说出自己的观点,这观点也算是有用,所以陆之安也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认真的想了想,这才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前两日我们也见过温家的二公子,智力确实如同小儿,说话比较幼稚,行为也比较幼稚,而且说话只能几个字一起,不能连成一句完整的。

    吃饭也需要有人去喂,玩心比较大,也不避讳生人…所以…”

    陆之安没有再继续接着说下去,不过他们都懂了。

    既然都是智力如同小儿,那么情况也都大相径庭,二公子什么样,柳月就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一个小儿他懂得什么是廉耻心吗?

    连生人都不避讳,又怎么会避讳自己的父母?

    虽说…柳月是个姑娘家,她长大了,父母可能对她身体成长了解的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这可以解释得通…但是也没必要拖了这么久才想起来自家姑娘还有个这种特征。

    而且前两天才补充这个时间点卡的也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陈捕快,我想…能不能麻烦你们再去一趟柳月父母的家,仔细问一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苏衍歌微微皱了皱眉,看着陈云熙缓缓说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六扇门对于问话也有一套自己的学问,我希望你们能问问他们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危险,或者是听到了什么风声,到底是才想起来,还是本身就给了一条假的信息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陈云熙怎么可能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,所以没什么犹豫的,就应下了这件事情也关乎到这件事情的走向。

    主要是这条线索出现的时候,时间卡的比较尴尬,刚好是他们对这个案子有些进展的时候,对那尸体有些怀疑的时候,突然又出现了一个什么特征,而且这个特征跟他们本来以为板上钉钉的人不符合…

    所以很有可能存在造假的现象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受到了凶手的威胁,让他们故意说出这样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特征来迷惑他们这些人?

    所以…现在若是能确定下,那尸体就是柳月,那么也可以顺着这条线索慢慢往下摸,总会有些蛛丝马迹暴露出来,到时候那凶手也许会因为某些细节…暴露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建议再去问柳月姑娘父母的时候,还是悄悄的去,不要太大张旗鼓。”风褚九往前走了两步站到他们身旁说了这么一句:“我们当时在院子,那凶手都可以明目张胆的杀了小侍卫…那就说明她有一套自己的方法,并且有自己的底气…

    若是再去盘问柳月的父母,这件事情被他知道了我害怕,他们会遭遇什么不测。

    我跟她交过手,她的身手也并不差,而且小伎俩也比较多,一不小心就容易被蒙骗过去。”

    风褚九只是想起了那小侍卫的死,还有在巷子里跟她交手的时候的一些情况细节。

    这不是自己常年在军营里待的久了,说不定就真的信了她那一套楚楚可怜的说词。

    不过当时那凶手的漏洞也比较多,你就算是相信她说的,心里也会暗自掂量她说的是不是真的,只不过再掂量出来可能就需要一些时间,这个时候凶手可能早就开始下一个行动了…

    所以之前完全是靠直觉还有经验。

    陈云熙不知道她们发生过什么,只知道风褚九跟那凶手交过手,既然将军都说不简单,那自己也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而且若是暗中搜查盘问,倒也不失为一种保护的手段。

    毕竟柳月的父母只是普通百姓,在会武功的人面前,根本没有反抗的份儿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