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嫡女在上:殿下,请自重!_ 第五百五十四章 单挑-

时间:2021-04-28 18:5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林雪邑小说嫡女在上:殿下,请自重! 第五百五十四章 单挑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这询问了半天,都没有得到任何的线索,几个人也算是短暂的放弃了挣扎。

    李长歌大大的伸了个懒腰,目光朝着周围的人扫视了一圈,几乎都已经书写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才又跟着一只手握拳轻咳两声,“各位,如今你们身体的毒素已经被我们解了,现在你们好好休养,日后定能恢复健康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番话,一个个皆是目光有神,此刻满含惊恐,“就是说咱们现在没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吗?咱们现在就是正常人了!”

    这一个个交头接耳活动着筋骨,的确感觉浑身都像是被洗礼过,一般,不仅没事了,而且感觉身体愈发强壮!

    李长歌随意的带了一碗药,刚做茶水就直接喝起来,看的拖麻痹忍不住微皱眉头,“怎么忙糊涂了吗?这可是药你也敢乱喝,喝出毛病怎么办?”

    闻言,风眠又是一张毒舌嘴巴,“你是不是傻?这可是天山雪莲的莲子熬出来的,对病人来说是上好的良药,对无病之人来说那是天大的补药,你不喝我喝呢!”

    说着,风眠也紧跟着来了一碗,并不显得特别苦涩,喝的倒是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拓拔桁瞬间陷入一阵沉默,心中有气又不想发泄,随着时间点点推移,一直辗转到深夜。

    外面月光皎洁,月色明媚,李长歌一个人坐于庭院之中,却久久的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,天空一个东西摔了一下划了过去,唐哥揉了揉眼睛,多几分惶恐和惊讶,“什么情况?难不成是流星吗?”

    想着,李长歌二话不说,直接跟着踩着脚步就上前而去。

    可是这美好的东西总是一瞬即逝,李长歌还没来得及跟个确切,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又不免微微叹息一口气,“好歹让我许个愿再说呀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再也没有了其他的话语,夜色陷入一片沉默,女人静静地仰头看天,期待着第二颗流星的坠落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天空空气的时候,一阵浑厚的声音,却又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,“你有什么愿望不妨说出来,我可以替你实现!”

    闻言,李长歌微微皱眉,不知其所以然,又连忙望向四周,只觉得这阵声音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转念一想,瞬间恍然大悟,多了几分难以言说的惶恐之色,“你就是那个绑架村民的人!”

    这番话倒是说到了点子上,对方既不回答也不否认,突然之间这突然之间腾空已醉,黑色的身影配合着皎洁的月光,犹如天狗食月。

    一只手冷不防的就搭在了李长歌的肩膀上,出手又快又准,手指之间渗透的点点凉意,仿佛都能够刺人心骨。

    李长歌只觉娇躯一阵,“你究竟想做什么?我可告诉你,我的夫君很能打的!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男人却突然大笑一声,言语中略带几分调侃,“我当然知道他能打,但是我也不逊色呀。要不要我去杀了他,证明一下?”

    男人说这气息突然在李长歌的脸庞拍打一下,这微妙的呼吸,实在让人心有惶恐。

    李长歌眉头紧蹙,多了几分难以言说的愤懑,“我没有功夫在这里给你呈口舌之快,你最好赶紧放了我,不然我就叫了!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李长歌这张着嘴巴几乎都能塞出一个鸡蛋,俨然是准备大展嗓子的时刻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一番话,黑衣人却突然浅笑一声,眼眸微微一抬,带着几分小小的调侃,“还需要等你叫吗?某些人已经不请自来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李长歌转头一看,没有想到三个男人居然齐聚一堂,此刻目光诡异的看着这个画面。

    李长歌不禁打了个哆嗦,车子嘴角多了几分尴尬,“你们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没有来得及回答李长歌,拓拔桁死死地拽紧自己的拳头,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黑衣人,咬着牙齿说道:“给你一个机会,最好乖乖的把她放了,否则的话,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!”

    说着,这突然一只手伸出朝着侧面的大石头,猛然的一发力,气浪在无形之间将那石头震得粉碎。

    这一骇人的场面,风眠都忍不住微微的抖了抖身子,下意识的将脚步远离他两步,“下次出手的时候能不能提前吱一声?万一伤及无辜怎么办?”

    伴随着对方这一阵吐槽,拓拔桁此刻无心理会。

    反观那黑衣人却临危不惧,眼眸之中尽是玩味,皎皎月光之下,几个男人之间弥漫着无尽的硝烟和战火。

    就在这即将爆发战火的时候,黑衣人却突然勾唇冷笑一声,一只手直接加上了李长歌的脖子,“若是我死,亦有美人陪伴,岂不乐哉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究竟是什么人?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?何必如此对我。”李长歌实在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哪怕是死,也要死得明明白白呀!

    “长歌!”拓跋恒此刻倒是紧张,不若刚才那般嚣张,陷入了一番纠结之中。

    时光辗转,气氛仿佛在这一刻瞬间凝固。

    乌云随着冷风左摇右晃,也没有个具体的定向,只觉得天上的月亮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拓拔桁深深的吸了口气,良久,这才又跟着冷笑一声,多几分不屑的味道,“之前还以为你是个武功卓绝的人,没想到也只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,不如你我堂堂正正的打一场?”

    带着几分激将法的言辞,黑衣人当然不会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却依旧忍不住冷笑一声,突然袖之间滚落出一颗药丸,一只手转眼间捏住李长歌的下颚,直接朝着她的嘴里塞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冷不防之间,李长歌,瞬间将那颗药丸吞了下去,微微队员瞳孔,看着对方已然松懈,转过头来惶恐的看着他,“你刚才给我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伴随着女人惊慌失措的样子,黑衣人却显得略有玩味,多几分无端的快感。

    这才又跟着浅笑一声,“没什么,只是能够要了你性命的毒药而已,我与他打架,总得有个保障才是!”

    拓拔桁深深吸了口气,这风眠互看了一眼,两个男人倒是配合的默契。

    反观是不通人性的小昂,此刻面对那个黑衣人,依旧是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“得了,人家两个人单挑,你就不要再去凑热闹了,跟我当演员就行了!”

    风眠揉了揉眉心,一把拽住小昂,将她带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申请黑暗的两人,此刻瞬间扭打在一起,其中爆发的蓬勃杀意,仿佛只要击中一招,就能够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人行穿梭之间,竟是有些不分敌我。

    “拓拔桁,你要小心啊,那个人身手实在敏捷,千万不要遭了他的暗算!”

    李长歌扯着嗓子大喊,也不知对方听见与否,只感觉他们打得越发激烈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之间,仿佛都能在黑夜擦出火花。

    风眠却脚步微微移动,已经辗转的走到了李长歌的身旁,伸出一只手小声的说道:“不要声张,我给你看看,他刚才究竟给你吃了什么毒!”

    说着,一只手就轻轻的搭上了李长歌的脉搏,微微的闭着眼睛,努力的聆听对方的脉搏跳动。

    然而过了小片刻,却忍不住皱起眉头,看着李长歌都没来由的多几分惶恐,“什么情况?难不成是无药可救?”

    略带惶恐的话语,却让风眠有些无语,又跟着摇了摇头,郁闷之色尽显于脸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怎么说呢?好像你的身体没有问题,他刚才给你吃的真是毒药吗?你现在身子可有感觉不适的地方?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这么一问,李长歌试探性的活动了一些筋骨,却感觉浑身舒畅,没有任何不适,反倒有一种头脑清新的错觉。

    随即,目光微微扭转一下,这才又连忙询问道:“脑子过于清晰,突然之间感觉耳聪目明,这是否是紧张所致?”

    如此说来,风眠似乎略有所见,“这家伙居然敢戏弄我们,给你吃的哪里是什么毒药,分明就是是夜行丹!”

    所谓这颗丹药,也就是能够在短暂的时间,提高人的五官敏锐程度,所以李长歌才会有这种特别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长歌一阵懵,又看着上方打得热火朝天的二人,这才连忙跟着说道:“拓拔桁,你可千万莫要手下留情,我根本就没有中毒,那家伙忽悠咱们的!”

    远远的听到这一阵声音,拓拔桁却忍不住微微汗颜,现在不是他用不用尽全力的问题,而是他有没有这个实力!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你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啊?”黑衣人勾唇冷笑一声言语之中尽是挑逗和玩味。

    拓拔桁忍不住眉头一皱,多几分不悦之色,“你在那得意什么?咱俩不分高下,你也休要猖狂!”

    说着,又突然低沉的怒吼一声,“看剑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激烈的话语落下,剑猛然的刺向了对方。

    却看对方双指夹着长剑,这冷不防的哐当一折,瞬间就断成了两半!

    紧跟着,便是对方一掌直接拍上了拓拔桁的胸口,带着几分隐隐的刺痛。

    男人瞬间如同流星滑落,狠狠的跌倒在地,漾起一阵灰尘。

    “噗!”自肺腑一口鲜血喷涌而来,拓拔桁死死捂住胸口。

    目光紧紧的盯着,那个站在树枝上目空一切的男人,陷入了纠结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