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穿越之抗日1936_ 第394章 井水-

时间:2021-05-21 14:1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青鱼头小说穿越之抗日1936 第394章 井水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一定是井水,团部里只有三口井,特战连到目前还没有人发病,是因为特战连自己有一口井,在院子里,外人没机会接近,当初不省心的铁塔怂恿傻傻的呆子挖的。

    她扶着墙,很久才抬起头,似乎觉得舒服了一点,便努力打起精神,继续走,走向一个标记图案位置。

    卫生队里倒是繁忙了,人满为患,炉火还是炉火,煮沸的水汽在室内腾腾飘起,但每一张脸都没有暖色,到处是冰冷与苍白。沸水滚动的声音里,也有虚弱的shēnyín,也有隔壁传来的痛苦呕吐响。

    卫生员在匆匆奔忙。

    “他休克了!来帮我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凌菲刚刚安置好一个重病患,便听到同事的喊,汗都不及擦。

    担架队也在忙,忙着把已经危重的患者抬进卫生队,摆得卫生队里几乎无处落脚,到处都是担架。并且,他们也开始有新的工作了,往外抬人,已经抬出去了三个,那是已经成为尸体的。

    凌菲正在帮忙拯救休克的,又一个担架被抬过了她身边,是要抬出门外的,这是第四个,尸体的手臂垂了担架,僵硬刮擦着地面。凌菲疲惫地转脸看,颓丧得无法显露任何表情,那担架上躺着的冰冷是上午才荣获了shǒuliúdàn比赛第二名的长胳膊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屋门开,寒气白蒙蒙涌入的同时,也遮蔽了担架员沉重离去的背影。一个身影交错而入,那是林薇。

    林雪睁开眼,看到站在她担架边的人,居然还是努力向她露出个苍白的微笑来。

    “我让凌菲把你送回你的住处去,由凌菲单独照顾你。”林薇从外面带进来的寒气还未散尽,同样脸色苍白,只有鞋面上的雪在冷冷融化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这种氛围。这就是我的地盘,必须我说了算。”担架上的林雪十分虚弱,故作轻松得非常失败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两口井出了问题,上次扫荡之后鬼子在村里留了东西!”

    林雪的勉强微笑没能保持住,终于无力地合上了眼,良久,才轻声说:“上次扫荡……这么说……这事本来不该在冬天发生的呢……其实我们应该感谢这个冬天,你又给我增加了一个选项……可惜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建议你……把戒严的程度升级。凡是出现症状的人,隔离!团部里要分区……”

    周大医生平静地低声说着,一项一项,一件一件细述,周围没有人在意,但林薇的表情已经由苍白转为僵呆,她不是医生,但她来自上海,林雪的建议让她敏感地联想到了两个字:霍乱。

    脊背生寒,恐怖感笼罩了林薇的眼和心,别人不懂霍乱是什么,她可是身在其中看过,经历过,那些绝望的逃离,和绝望的挣扎,让活人都变成了鬼。她站不住了,都没能感受到即将被她自己咬破的嘴唇。

    林雪说完了,久久没能得到回应,担架上的她只好又睁开眼,才发现林薇已经变了一个人,才意识到她懂了,于是努力撑着担架坐起来,扫视了周围一遍,确认没有第二个人注意这里,补充说:“别担心,只是有这个可能。我还是觉得这是中毒,但要做最谨慎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团部的戒严程度升级了,但所有人不懂的是,巡逻哨撤了,全都是定位警戒。

    林薇并没有再回去团部,她派人向团长和政委转达了她的判断结果以及林雪的建议安排,虽然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毒,但事情的梗概已经出来了。

    之后不久,王强的调查结果也送到了团部,各单位该在的人员都在,但是团部里的村民有一人不在,独居的老光棍牛叔昨天晚上进山打猎,至今未归。

    团部里,宋团长蹲在炉子边揪头发,村民不算,光是独立团的病患名单已经过百,目前为止已经有四人死亡,最痛苦的是这两个数字随着时间推移还在增加,林雪的名字也在内。他受不了这种感觉,他这个团长深陷痛苦,他宁愿他的战士们是倒在战斗中,那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老丁,我活不去了……你能鼓励鼓励我么。如果你再不说话,我想去打县城了!无论剩多少人!哪怕是我自己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最坏的结果,林医生说这只是预防最坏的结果,我们得感谢这个寒冷的天气,和那两口井的容积够大。我现在在想……只有鬼子能证明这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鬼子?”

    “对,东西是他们留的,他们当然知道是什么。人已经跑了,鬼子会得到消息的。如果真是最坏的结果,他们不会来等着被传染吧?如果是投毒,那他们就应该过来看看战果,至少也该趁我们虚弱把我们驱赶进严寒,增加我们的伤亡。你想让我鼓励你……我现在有了一个好理由……老宋,我得离开这了。”

    宋团长扭回头,发现政委的气色比刚才更差,慌张站起来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得去卫生队,按照新规定,我得去那等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新的戒严令发布之前,她最后出现的位置是特战连住处的大门外。

    她站在距离大门十几米远,美丽的脸色苍白,在寒风里轻跺着麻木的脚,看着院墙内那颗覆雪的枣树。

    他走出大门时,表情惊诧,因为他不知道她为什么站那么远。

    “就属你们特战连最混!我来……是再跟你强调一次,必须约束好你那些不省心的兵!尤其是丫头,必须看住她。我已经了严令,发现未经批准私自走动者哨兵有权开qiāng!”

    已经被通告过了,她何必又跑到大门外来再强调一遍?他觉得现在的她有点怪,话说得厉害,语气却没有往常那般冷,这种保持距离的感觉使她看起来像一只警惕在雪里的松鼠。

    “你病了!”他忽然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!这些不是你该操心的事。我说的话你记住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哪一句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他忽然笑了,让她意识到他仍然是个混蛋,于是故作愤愤地转身,走向卫生队方向。

    她觉得她的脚步从来没有如此沉重过,她能感觉到他仍然在看着她的背影,可是她不敢再回头,因为泪水正在不争气地流她那张苍白美丽的脸。

    他仍然呆呆站在寒风里,很想再问一次她是不是病了,可是她远去的背影看起来一如往常的执拗坚强,便不敢再出声,只是看着……

    手 机 站: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